教人痛心疾首的一個症。

阿兵哥因為頸和腰痛到物理治療求診,寫的繼續是完全無意義的LBP。經過檢查,基本上他整個的脊椎幾乎沒有一截是穩定的,可以說是半脫臼的跡象。細問之下,他小時侯做sit and reach可以差不多用手肘貼到腳趾,從小到大都是索拉奇藝坊的能人異士。

針對這個問題,其實物理治療可以做的其實不多,希望軀幹穩定的練習可以幫上一丁點兒忙。

只是,看完這個症再翻查記錄,這個病人兩個月前到這裏來,給一個所謂高級物理治療師看過,做的治竟然是:拉~~~~~~~~~頸~~~~~~~~~

憑我的診斷,如果新加坡有註冊制度,我絕對有權告上board釘你牌!只是,要有牌,要少要等到今年尾……

無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