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間所有的能量一次過「叉」足了回來!

誠然,慘過會考。聽過前上司講述要牢記的東西,還沒有涉獵到心電圖和心跳的計算,心已隨快餐店的空調涼了一截。

一個月後要接管心臟復康,三個月後就要考試,是自己的意願,可是又嫌一切來得太快。

頂硬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