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d野Quentin同Alice妒忌一下以我的年紀,花上兩小時四十五分而得到的那一刻……

三年前《華麗的冒險》時我還在香港等去新加坡的工作簽證。我以為以後都沒有機會去她的簽唱會。大家可以找這裏三年前的entry。記得和Alice在朗豪坊的明星秘密走道從山東街排回去砵蘭街再走到台前討簽名和握手的一剎那,往事只能回味。印象中真的只會去她的簽唱會。如我所說:「她三兩年才出一張唱片,豪俾佢!」

今天我以廿x歲高齡,在簽唱會開始前一個半小時在一眾青春少艾/ 少男的中間當groupies。不知不覺間原來我已經沒有高呼的衝動了。

但,歌仍是縈繞人心

只概嘆為甚麼我不長高一點點,又或者為甚麼前面的男生就像烏節路的大樹一樣大煞風景……

表演環節後還要等等等,等到自己走到台前得到她的簽名。快到了,快到了!

然後大筆一揮,戰利品完成!和她握手的一下,我想我真的快瘋了。握下去,其實的不像彈吉他的手──嚴格來說更像彈鋼琴的手,軟得快在手中溶掉的脆弱,卻可以彈出十年金曲。

謝謝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