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的公主病又再發作──正在越洋遙控家人尋找自己的會考和高考證書,又偶然在網上找到一位物理治療界的公主。

她真的是一位公主,大英帝國安妮公主和菲臘親王的千金Zara Philips

其實她的年紀和我只是差不多,只是那種藍血的高高在上,令人很難想像一位公主當物理治療師會是怎麼樣的一件事情。作為名人,在物理治療實習時常常被人家認出是皇室成員,病人應該好得特別快,就是因為平民要自皇室成員站立敬禮

從來都是服務人群的行業,可能如果她真的只是在畢業後在倫敦市中心租下一個寫字樓單位當物理治療師,人人都湧進去找她。他們弓為的未必是因為真的想自己可以和這位公主有身體接觸,叨一下光,沾上一點點貴氣。又或者是吸引的「客人」其實是在裝病的狗仔隊。

所以,聰明人也會知道她不可以做這樣的物理治療師。所以她的臨床專長,和皇室的喜好一樣,就是馬匹的物理治療。另一個她選上這專科的原因,就是藍血人都愛騎馬。她亦是英國騎術代表隊成員。

然後,再閉起眼睛,想像一下公主為一隻馬扭頸是怎麼的一回事。原來,要不一樣的生命,有時真的和馬一樣,要看你是怎麼樣的血統。賠率看的是你的血統,但真的回報,還是要贏到比賽才會有實際的利益。賭仔自嘆:「要錢,就要才仔鋸大樹」。大冷門跑出,需要是有前瞻的伯樂,也要有一級的騎師。

似乎,近來,兩者都欠奉。所以要先沉醉一下在自己的幻想中,妄想自己戴著后冠和馬扭頸,自我感覺良好一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