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別人觸碰到自己的死穴。

那年,不顧一切為一些不值得的東西而差點賠上自己的生命。

那年,不顧一切去尋找自己定義所謂的幸福。

那年,聽到這首歌,很感觸。因為其實有一刻我不肯定我那時正在做的,是要找回自己的存在價值,還是去逃避的某些人,某些事。

覺得孫納很幸福。因為她還可以在聶文(麵包)和林見東(愛情)中間作選擇。

我,別無選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