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在香港在為教協的同業可以分享一下。

在新加坡當物理治療師,當你遇到的病人是醫護或教師的時侯,注定你當天的運氣跌至零蛋。兩者的共通點是,他們又要求你做到他們的所謂要求,問很多問題,但永遠都不會聽你的解釋。

「你是因為甚麼事情醫生叫你來的嗎?」
「你還問甚麼?醫生的紀錄不就已經寫了嗎?」以前當醫生和物理治療紀錄還沒有放在同一個文件夾時還真的硬吃了不少「死貓」。小女子亦曾經試過只是問過這一條問題被一位名校數學的老師問侯祖宗十八代超過四十五分鐘。想起還要對那刻在眼皮調的媽媽說聲對不起。

「其實你的檢查結果和x 光有點出入……」
「甚麼?(聽醫生說,又或者其實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說我要整的就是x光/磁力共振的位置 ……」物理治療師都知道很多時真正要處理的部位未必是症狀的位置,解釋完仍不然不敢相信。

「今天的時間只能夠處理其中一個問題……」(在公立醫院每看病人只得十五分鐘,病人再遲到三十分鐘後的折衷辦法,門外已經有兩三個準時到達的病人在呆等著你)
「我不管!我要你一次過搞定我的頸痛、腰痛和肩膀痛!!!為甚麼醫生一次過可以看三個,你們只可以看一個?」完全沒有餘下的dead air去解釋處理一個部份已經要花上半個小時,自己遲到違反了病人約章還要聲大夾惡。

最近還有一個投訴個案,病人兩夫婦都是教師,丈夫其實挺滿意首席治療師的治療方案,但太太自己就不知地裏就怒寫了一封洋洋數千字的訴信和對老闆的電話轟炸。節錄內容如下:

「你們『最好』的物理治療師是誰?」
「她持有的是甚麼資歷?在哪裏受訓?拿著甚麼證書?我可以查閱她的持續進修紀錄嗎?」
「你們憑甚麼要將新私家新症定為四十分鐘,舊症定為三十分鐘?」
「你們的拉腰機是哪一個牌子,哪一國家出產?」
「我不會付第三節的錢,因為那菜鳥治療師只是叫我去做同一組運動。」
「為甚麼只是和物理治療師講話就要付費?」

完全感受到那種要挑戰你,為了問問題而問問題的無聊,為的就是那種要打敗你的優越感。完全無視物理治療師的專業意見和檢查的重要性,如果套用同一個道理,我想上中學和小學應該也是不用付錢的,因為你們只是對著孩子講話,對嗎?

(新加坡教師節之牢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