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負責心臟康復科的同事向我慨嘆自己沒有被安排進入筋骨科的實習(rotation)

因為兩件事。

第一件,美藉民航飛機師心臟病發後的復康運動咨詢後,因為早前的左邊半月板舊患而不能做跑步機,到最後要勞動運動組同事檢查,貼k-tape才可以繼續進行。有好幾次因為有復發跡象,還是要懇懇(狠狠)地請本小姐代勞貼k-tape。

第二件,退休人士心臟病發後,很想很想可以參加第二期心臟復康計劃,無奈一見到他進來部門咨詢的時侯,見他走路一拐一拐的,才知道他的門診紀錄有一大疊來自物理治療,下腰兩邊膝蓋肩膊都看過,但無奈地看過的都是菜鳥治療師,每個問題上了幾節因為沒有進展而無疾而終。最後,還是要先轉介筋骨科處理他的筋骨問題才可以繼續他的心臟復康計劃。

他的自責,是因為她身為一個物理治療師,竟然沒有能力去好好處理一些一般公眾都認為是他們主要工作的筋骨問題。她覺得,既然是她的工作範圍,她本應有的本能因為長期在深切治療部工作而完全摧毀。

聽起來好像很基本的東西,真的完全給遺忘了。她一直想︳如果她還有一丁點殘餘筋骨科的知識,病人就不需要再走一趟,在咨詢期間就一次過如出奇蛋滿足你三個願望,保持心臟徤康同時打通奇經八脈。

自從物理治療師的工作範圍愈來愈闊的時侯,有些在基本訓練裏的東西就會因為日久生疏;同時因為病人的要求愈來愈高,他們又同時要求你要樣樣皆能。想起自己在運動科忽然間有小學生病人過來要想起那發展藍圖(developmental blueprint for motor control)也有點手足無措,同事的憂慮其實也有點身同感受。

所以,當全球各地都在搞專科化的時侯,病人是否也在要求我們從個方向發展?從以上例子可以好好地想一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