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有人覺得我要這樣過生活。

到了公主病的末期,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我會打開一扇窗引吭高歌,每天做的事就是買衫和挫指甲。

是沒有大志嗎?事業型的我應該不會對家中瑣碎過於在乎。片中帶出的,是公主那種在自己的「終生幸福的事業」上的那種享受和完成一件事情的滿足感,就是最簡單直接的快樂。

能為自己的生活高歌,就是自己的大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