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都說我是雜症之王。本應早就要打上來分享的,無奈環境永遠都逼我做一些自己沒有興趣的事,將這個有趣兼冷門的病症丟在一旁。

19歲青年因為這個病在13歲時大爆發,有嚴重出血性中風。從來中風都被定性為老年人才會發生的事情,但當你看見同一種步態在一個名校出來的大好學生上,是多麼令人不勝唏噓。中風六年來都在床榻中掙扎,沒有上學,只有養病的生活,納悶得可以。直至一天醫生送來這兒上水療班,到最後一節時小師弟不知道怎樣告訴他完成治療,所以召了我上去看看是怎麼樣的一回事。

他的偏癱的狀況其實在水療過後仍然不輕,但不需要使用枴杖在室內行走,但因為中風導致記憶力衰退,所以家人不敢讓他獨自出門,怕他忘記回家的路線。所以我詳細再看他的紀錄和檢查後,就冷不提防問了一個問題。

「你其實想在這次水療過後可以做到些甚麼?」
「想走路走得『好』一點。」和早前一個腦癱小女孩的媽媽一樣,男生的媽媽也是答出這麼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你的『好』是甚麼意思?如果是自己外出需要看職業治療強化記憶力,如果只是走路好一點,目的已經達到了,他已經不用枴扙了,可以畢業了。如果你要他會跑步,又或者做些怎麼樣的運動,可以到運動醫學部試試做Pilates。」

連時間都約好了,男生最後都沒有出現。

腦神經病人自知行動有問題,只是沒有好好想過,要進步是為著甚麼的目的。從來都沒有物理治療師說自家的方法可以讓病人走路走得好看一點。無情的公立醫院物理治療部會不斷告訴你:當可以走路不用枴杖的時侯,就應該向病人解釋治療要終止。我每次聽到這樣模兩可的答案的時侯就知道他們的「好」是要走得美觀一點。可惜他們從不知道我們物理治療學校的老師從來不會教學生怎樣有方法讓他們走得好看一點。一切目標為本,就算枴著走,仍然覺得自己的治療成功。那種沒有自知的悲哀,還是沒有多少人明白。

當醫生要賺錢的東西不再是醫病,而是替人健康的人減肥、抽脂、打botox、整容、練馬拉松、打好高爾夫球,物理治療師不想走火入魔,應該好好想想我們的所謂治療手法有沒有辦法可以令這些偏癱的人走得「好看」一點。

這個是絕處逢生的轉捩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