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g ho,馬來語,在新加坡英語系中一個常見的字被混雜在一堆英文字中。字義為「強悍」,多數形容女性。

自以為是一個gung ho的人。當自己置身於殺戮戰場時,絕不手軟,得來的,是升職、加薪、最近期竟是在辦公室電郵中一封從全新加坡最大的公立醫院寄來的(高薪?)挖角信。他們竟然敢敢寄這些東西於我的辦公室電子郵箱,可見他們真的求才若渴。

獵頭在我的主旨,是在於那種優越感,跳糟還是留下來的決定反而是次要。那種被人肯自己工作成果的自滿,可以樂上一整天。

可這種快感,可以抵上在地鐵車廂狂咳後,鄰座阿嬤遞上的一顆薄荷糖?可以抵上自己生病時、失意的一盒便當、一碗熱湯?可以抵上失望時的一句問侯、一個禱告?

兩種被愛,被重視的感覺,你會喜歡哪一種?gung ho的人,如何想兩者兼得,心裏似乎已經有了一種答案。

謝謝你(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