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新加坡報紙一直報導這關於我醫院的一個投訴個案。

主婦無緣無故受到病毒感染,在醫院深切治療部垂死掙扎。昏迷了五天後,一覺醒來的惡耗就是手腳全部變黑、潰爛、發臭。醫生用盡全力救了她一命,她全沒有領情,一直在抱怨為甚麼她會弄至如斯田地,傳訊部同事一直拿她沒辦法,而她就將自己的經歷賣給報館,控訴主治醫生的處理手法,目的就是想將事情搞大。醫生跟她說,可以拾回性命已算萬幸,併發症的處理,除了截肢,別無他法。

在醫院共事的人都知道,這主治醫生是位極度傲慢的人。在我的腦海中可以想像到,他在將此消息告訴病人的嘴臉是怎麼樣。

病人不理醫護勸告要求出院。她主動到另外一家醫院求診,雖然得到的答案依舊是截肢,但她這一次乖乖地聽另一位醫生的勸告,定時吃藥。雖然到最近因為再發高燒而難逃一刀,但明顯這次她在照片露出的笑容是前所未有的幸福。英文版的報導中的副題道:「她後悔沒有及早治療這問題,讓家人擔心。」前後態度的180度轉變,就算事情的結果沒有改變,至少往後日子比這幾個月來得快樂。

但在傳訊部的剪報中,再讀到記者再訪問我院的主治醫生。「我早就知道結果會是怎麼樣。」仍然一副老傲慢的嘴臉在字裏行間惡形昭彰。我明白,同一則訊息,如何包裝,病人接受程度將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臨床技巧的最高境界是學懂如何預知病情的發展,顧問級醫生當然沒有任何關於這方面的困難,但為甚麼病人卻不聽他的勸告?

我亦知道,我院的醫生仍然為著這個個案自我感覺良好。沒有自我認知,輸掉了自己的醫德,就算有多少個學術臨床的銜頭,仍然掩蓋不住黃綠醫生的劣根性。

醫護們,切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