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簽證遇上問題。最恐怖的是,有關部門都說結果無可奉告,但也叫我作「最壞的心理準備」。

閃過一個念頭:「如果我自此以後不可能當物理治療師,以後的日子怎麼辦?」就如我親身見證的病人和朋友,一心想當飛機師,才發現自己是色盲的;體操運動員捽了一跤,半身不遂;躊躇滿志的阿兵哥想在軍隊滿有作為,怎料毫無徵兆的腰痛揭發他有嚴重椎間盤突出,和精銳部隊絕緣。

怕。但一切交由上主安排。

在此鳴謝以下人仕鼎力相助:

上司F教我尋回早前在醫院的驗血結果,可以有多點資料打這場硬仗。
多謝實驗室的同事J臨下班讓我打擾編印結果。
上司D教我駛橫手將原本28日的預約調至明天。
櫃檯姐姐S不理可能將新症約在舊症時段被領班責備的危險將我的預約放在電腦系統。
同事J的超gap晚飯和量產型爛gag。
姊妹T的禱告,和T的姐姐身為準傳染病專家的意見。

神與我同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