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見久無更新的工會忽然將最新兩期的期刊放上其網站。一讀之下,痛心疾首。要講,就要從主席前言講起。

工會一直覺得物理治療本科畢業生不當物理治療師是一種浪費。白白幾十萬不當臨床工作就是千千萬萬個不應該。物理治療師找不到工作,其實就是種狹隘的思想,以為當物理治療師就只可以醫人。又要跟人去講英美澳紐,甚至香港一直鄙視的新加坡,物理治療師可以做的除了臨床以外,還有研究、執行政策(包括國家衞生部的財政人手預算)、個案管理、健康推廣、作家、撰寫醫療軟件的程式員,就算在大學教書也已經超越物理治療,教授的是公共醫療、醫療行政和健康推廣。可這群人只會鄙視不當治療工作的物理治療師,覺得他們離經叛道。但物理治療的本科訓練不只是硬知識,而是可以跨學科的思維模式。這些都是可以貢獻香港社會的東西,怎麼工會的人一直否定這種論調?

當畢業生暴增卻沒有臨床職位承接時,醫管局只暫時增加一些臨時職位,卻沒有好好把握這個時機去發掘臨床工作以外專給物理治療師勝任的工種。一旦畢業生減少便停止那些職位的招聘,其實是一種。政府又沒有好好的政策去吸引在醫管局當上高級物理治療師去自行創業,例如類似支持中小企的政策又或者轉介制度去縮短自身的輪侯時間,引致物理治療師在公營機構裏的流動性就如一潭死水。

又甚麼「我入行廿幾年,相信……」這些第四級證據,請不要再將這些胡言亂語妖言惑眾。根據澳洲昆士蘭2007的統計數據,大約七成的筋骨症是毋需以手術作治療,而物理治療師並不是治療痛症的強者,就一些神經性痛楚,已經沒有物理上的損傷的痛症,癌症衍生出來的痛症都不是物理治療師工作範圍以內的東西,需要痛症醫療團隊中的醫生和心理學家利用藥物和心理治療作處理,目的並不是治療痛症,而是教病者如何可以帶著痛症重新投入正常生活。以香港理工大學的課程,新畢業生根本沒辦法可以將這類病人從其他筋骨症分出來,那時我們將會和黃綠醫生為伍,揹上延誤治療的罪名。早前的文章都提過,大部分分治療師都不知道甚麼時侯可以要求病人作x光、掃描和磁力共振,如果沒有將我們訓練成可以接街症的物理治療師,請提供一個可行的持續進修方案。

倒頭來很多治療師是甘於做技工(technician)的。

醫生不轉介物理治療,背後原因是甚麼?就是醫生不相信我們,又或者我們根本不相信自己做的東西可以幫助病人,唯有互信的關係,做到雙向轉介,才是對醫生、病人和物理治療師的三贏方案。當中需要很多的認識、了解不同醫療人員的思維模式,香港的物理治療師就只會自己縛死自己,把自己關在那只容得下治療床和寫字檯的密閉空間裏,只深信最好的manip手就是賺錢的不二法門,沒有去看看物理治療可以看的其實不只是筋骨症。

又有人說假預言說物理治療師的生存空間愈來愈窄,因為醫療科技日新月異。雖然我也要提及一個第四級證據,但相信會再有新的研究和論文發表。我一眾同事近年接到很多做完衝擊波後情況沒有好轉的病人,經過兩三節物理治療後就完全康復──網球肘衝擊波做不好,因為從來沒有人看過病人原來是沒有肘關節外旋的幅度;足底筋膜炎做完衝擊波做不到,原來是軀幹控制出了問題之類的東西。耳鼻喉看不好的頭暈症,原來是因為頸椎出問題又或者他們手法做不好的個案也在不斷上升。如果真的要做個一級證據出來,相信不是難事,問題是有多少人肯去寫個計劃書去討研究經費去做一些造福人群的東西?

物理治療沒有發展,只是香港的問題。澳洲和美國的物理治療師已經可以在醫院急症室代替初級醫生去看筋骨損傷症,但物理治療師的資歷是堂堂院士,即是guru中的guru。除了骨科的術前術後物理治療外,澳洲已經開始替耳鼻喉科病人作術前術後復康,鍛鍊眼球動作控制。二千多名香港物理治療師,有多少人有想過這樣去開自己的客源?又有多少人的資歷可以成為院士?寥寥可數。

對骨科物理治療的滿意度偏低基於延誤治療,究竟是物理治療師想多賺幾節錢而延誤診治,還是當病人是白老鼠,不斷診症,卻不知道病人的問題是甚麼?為甚麼外國數據顯示病人對物理治療師滿意程度比初級骨科醫生來得好(要原文請留電郵)?個人看的症不比前輩看的多,但也不少可以一堂立即discharge,也有些真的要花上好一段時間可以控制病情。但要病人滿意,病人的知情權是最重要的,我暫時有信心的是可以大約給病人預算需要多少節完成治療,一來在公營機構做事一定要保持病人的流動性,二來亦可以知道病人甚麼時侯需要另謀高就。

太多太多歪理,剪不斷理還亂。只知道,要變革,所託非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