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話說早前有一位甚為棘手的病人,全身痛兼態度有問題,在無數物理治療師眼中無可救藥,糾纏時,醫生也因為x光磁力共振沒有任何發現而沒有意願動刀。老闆和她對峙了兩課以後,終於放棄她,再交給一所賣一種奇怪鞋子的生產商。他們賣的,是一種將兩個wobble board放在鞋底的工具。幾千塊美金的東西,叫人一天踩著它走半個鐘頭。

最後,病人竟然不藥而癒。

我想,除了placebo effect外,這東西已經成為她的信仰。有人覺得,只要不惜一切辦法,可以治療病人的狀況就好。但如果方法是一種成為病人依賴的東西,萬一依賴的東西丟失了,不存在了,所承受的打擊更可能不堪想像。始終過度崇拜物質,世事,或多或少總帶點危險性。

但在從業員的角度來講,可以「請走」棘手病人,不再為賺她的幾塊錢(她還是政府津貼)而折腰,不再為她再屈就自己做一些有違自己良心的東西,或許這幾千塊美金,有丁點兒的價值在其中。

2)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我可能在運動物理治療碩士後,專注做「轉筆運動員」的物理治療師。今天看新聞原來發現連轉筆都可以成為運動,有世界盃。我仍然相信世界上的運動種類多不勝數,當有人為不同運動成為其專項治療對象,自己要反其道而行。因為作為服務行業,為的應該是大眾而不是小眾。尤其當我一路看著老闆看著自己揮高爾夫球棒英姿進行電腦分析,腰每彎一度腳步稍差數米厘都要仔細計算清楚時,我感到迷惑。 不論為的是避免損傷還是要打出高分不得而知,但你要拿著這一把尺到高爾夫球場嗎?符合這把尺的要求,就等於你的病會痊癒,打出最好的成績嗎?用象牙塔的東西於實際上,符合成本效益嗎?又回到自己的情況,我真的就此就要為汗流浹背的泥巴人服務嗎?又或者一整天就在看轉筆人的手指會有甚麼問題嗎?我需要的是知識和哲學可以通用到所有侯群,繼續放眼世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