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在拾人牙慧,但離別在即,感觸良多。三年前後,太多東西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今天在某快餐店吃早餐時驚見,三年後的今天,他們終於有葡撻賣。

一咬下去,還是覺得香港的比較好吃。配方應該一樣,但還是家鄉的味道,最好。當新加坡在一步一步地在物質和資源上追上香港──葡撻、窩夫餅、粉底、卸粧油、現金卡,你就會發現,在哪裏生活,如果只計物質,只是差不多。

那甚麼原因令你覺得值去停留或進展去某一個地方呢?

昨晚和朋友閒聊,知道她在國家衞生部在籌備新醫院的成立和舊醫院的搬遷事宜張羅。明知現時嚴重缺乏前線臨床員工,解決辦法,竟然從其他醫院已經緊絀的人手中借調,然後配對4:6甚至3:7的外勞去解決。

以新加坡的財氣和吝嗇程度,他們可以請的只是鄰近東南亞國家的外藉醫護人員,那些英文一般,不懂本地方言的外勞。這個價錢可對這些外勞來說可以說是久旱的甘露,但對於高質素的醫護來說,不算得十分吸引。

再加上另一則新聞謂,今年市民對公立醫院服務水平有彈沒讚,分數全線下跌。醫院的發言人謂,是因為金融海嘯,曾經一些有經濟能力的市民因為想減少醫療開支,從私家醫院轉到公立醫院求診。他們期望接載他們的是一輛的士,可是以公立醫院的資源只可以叫他們和其他乘客擠在同一輛巴士上,以致期望和實質得到的形成錯配。

在這裏工作時十分記得,若果你看一個政府津貼症病人的地址是沒有門牌號碼(即是住在三層式獨立屋)又或者是私人公寓的時侯,只可以同聲一哭。因為這些人為了用一杯kopi的價錢要求你調一杯starbucks caramel macchiato的決心,真的可以鍥而不捨。總裁若干日後一定要好好找找你談談,細說他們在投訴科的一點一滴。

所以,新加坡病人和新加坡政府在這件事上有一種天衣無縫的默契,就是要用蔗渣搭出一座城堡來。難為的,是現有的醫院管理層和前線的你和我。

我不求他們每一位都寫感謝信給我,我只需要他們對服務人員應有的尊重。服務不等幫傭,醫護應好好堅持自己的底線,而不是維維諾諾不經大腦思考。知道自己的限制,做到合乎大家合理期望的東西,心滿意足矣。

就算已經看見個地方不斷在提供物質上的東西,去證明我的存在,在挽留我的去意,卻沒有和我好好地建立和這地方的感情。四日後,一切,隨愛,而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