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最新一集《星期二檔案》,又再提現在的安老政策。私人安老院之質素早前已述,在此不贅。

一個個案攝入我的眼簾。

妻子中風,還要挺嚴重,連過床洗澡都要絕對幫忙。丈夫是照顧者,八十多歲去照顧一個七十多歲的妻子,十根手指頭還要因為早年在工廠工作時不小心弄斷其中四隻。其實自己也算是傷殘人仕,但仍要義反顧地照顧比自己更傷殘的老伴。因為看到私營安老院的慘況,他們決定在家休養。

然後,他替妻子從輪椅過到床的一幕──觸目驚心,那只剩骨頭的兩臂充當gait belt,加上衣服之多,一時滑手,差點把妻子摔到地上。

自己做老人科混過,做過不少所謂照顧者訓練──其實目的不言而喻,就是隨便示範給一個自稱為照顧者的人,可能是家人,可以是女傭,語言有時更會不通,但一切「青菜」(福建話,即廣東話「求其」)將病人送出院,眼不見為淨。

天下烏鴉一樣黑。

眼下在醫院可以做的事,出院後就會照辦煮碗?那為甚麼不到兩個星期阿公阿嬤又會回醫院住的?又再一次令從業員覺得自己不相信自己做的是,是別人都不會覺得物理治療師是照顧老人家的最好人選。

對,我想我們當中很多人都沒有照顧老人家的經驗,就如不會煮菜的營養師,不會木工的職業治療師一樣,沒有經驗的對著可能對著老伴大半個世紀,就算滿腦子病理,但沒有對「病人」有透徹的了解,說服力嶄然跌至負分。

而物理治療的課程中其實沒有把老人科納入必修範圍,但現今市場很多同業都在老人院,工作範圍,諷刺的是總會有所謂「照顧者訓練」。

事情從來都沒有合理過,到處亂吠,請先想想我們是否最佳人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