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從來都是大、中、小學同學敍舊的高峰期。總算可以從家人和本科逃離出來的最佳辦法,亦可知道對自己有用但沒有辦法從象牙塔中找到的新資訊。

從5w6的社工朋友口中,可以得知原來「檸茶」的版圖開始伺機偷襲社福界,在學習障礙、自閉症的小朋友的處理糾纏不清。要解決,就要看身處的志願團體的分工怎麼樣。

從7號的護士口中,知道原來醫管局員工有優惠息口買樓,姑婆屋大計又邁進一大步……

當然,私相授受,我出國讀書和被唱片公司招手這「瀟灑」的舉動也引來不少話題──一如所料,眾人的話題在於我是否可以識鬼仔 >.<“

但最最最值得的,還是大家相聚一刻的時間。各人際遇迴異都不重要,那種compliance才是我最珍惜之處。

照片 001

是池中物,又算甚麼?

(兩年前大年初一,圓玄學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