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太久,有所虧欠的,總算是沒有好好「照顧」家人。

三年後,弟弟手腕有問題,爸爸有shoulder impingment,媽媽有非典型tennis elbow。

逐一替他們治好了;只可惜,也不可能作好好的跟進,也永遠不知道在我到了外地後他們的問題會否復發。從新畢業到現在略有經驗,症在我來說已經由束手無策到現在胸有成竹,賺的和失的對比已經開始模糊不清。

不對,始終是自己的家人,我不應該當他們是自己的症,自己的白老鼠。而至少我可以拾回當天那股久違的傻勁,絞盡腦汁去想應該怎樣用最少的時間去達到想有的治療效果。只是短短數年,流水作業可以消磨一個人的意志。

所以,多謝你們,也祝你們早日康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