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一年,生活就會和這些東西糾纏不清。

ACL1 ACL

(香港電台:醫生與你──前十字靭帶重建術)

曾當面和不少人說過自己最討厭做術後復康,但無奈自己要攻讀的運動醫學,對外形象就真的只有膝蓋和肩膀的術後治療。討厭,是因為悶,Singlish稱之「sian」,拉丁文為之「ennui」,工廠式對著一隻隻腫了的膝關節,做的東西已成了不經腦袋的條件反射,做兩年和做十年都是一樣,經驗再豐富,不敢說自己已經做得出神入化,但再進步,真的已經到了瓶頸,又或許已經再遇不到我期待的「特殊情況」,挑戰自己的思維。

片中的高級物理治療師或許可以給我點點啟發──原來做水療,治療師可以不用下水的,枉我每次下水都會抽筋。不下水,做水療,病人萬一遇溺,不知道要怎樣拯救。還有,要做運動物理治療師,原來是要在制服以外再打領帶才算是合格的專業形象,黃撞藍,慘變黃綠大夫。

馬拉松前半個月才去踢cybex、找running economy,就算測試顯示力有不逮都恨錯難返。臨急抱佛腳正符合了香港人的優良傳統,一步登天,就是我們的天性。

更遺憾的是完全沒有講這一門最精彩的臨場醫療隊。如我所料,以前學生年代最喜歡的義務工作慘變燙手山芋,早到遲退,帶著一揪二袋的物理治療師到頭來只會做按摩,和現場的急救員又有點格格不入,糾纏不清。

太多的東西未開發,且看未來的日子有多少給自己發掘。

祝我一路順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