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安頓下來。到了另一個他鄉,所有東西都新奇,有趣。

首先,校園裏有條街叫Therapies Road。其他科系都沒有說有一條街就用上他們的科目命名,但這兒就有這麼的一條街將物理治療、職業治療和語言治療串通在一起,更歷史性地不理字母排列將物理治療放在職業治療前面,何奇壯觀。校內的物理治療診所還沒有去過,但竟然一個校有兩間之多。一間就是在這條街,是本科和碩士生實習看症的地方。另一間是從畢業生或外面重金禮聘高級物理治療師坐鎮,專治運動創傷。原本爭取在校園裏的小玩/生意到今天成為另一家自給自足的診所,和本小姐工作的樟宜運動醫學中心一樣,有齊醫生、物理治療師、足部診療師,更有地上最強視光師,就算給古惑仔將拳頭重重擊在眼窩都有辦法在此中心處理。在其網頁介紹物理治療師的版面有一警句:「We pride ourselves on not wasting your time with ineffective modalities.(我們為不會浪費時間在無謂的電療上而驕傲。)」講者或無心,聽者或有意,有人覺得著眼點在於「電療」,但我把我的螢光筆劃在「無謂」之上,因為虛空的東西就是代表沒有用,但神奇的是現今很多物理治療師都不知道自己在對病人做的東西是有為或是無謂。

另外,終於知道為甚麼昆士蘭大學的手法和運動物理治療碩士長開長有,但其他專科到了今年終於石沉大海。學生使用健身房不是免費,而是以大約七到八折的手續付費。各式各樣的運動班別為你服務,和一般市面的健身中心無異,更將之開放給公眾,實行益街坊。全民皆運動,學校除了靠捐獻也有新奇刺激的辦法籌集經費。所以我仍在思前想後,付錢躲在健身房裏流汗浹背,還是輕裝慢跑,在校園橋上看風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