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本科生宿舍毗鄰,此起彼落的咆哮聲傳到campus lodge那邊。本科生住宿包括晚飯,就是那哈利波特的長飯桌上的人們。似乎每間書院都有其「7個籠呀7個籠呀」之類的cheers,想不被騷擾,真的有點難度。

原來大學迎新戲弄一年級生,全世界都一樣。某天在市中心就看到這些似曾相識的畫面:

奇裝異服,喊叫一些似懂非懂的口號(還要大叫自己是其他學校的學生,好讓人家尋仇要找的是別人而不是你),目的就是要全世界人凝視著你。已經過了兩個generation gap的我,啞口無言以對,其實仍然在回味大學迎新營的點點滴滴。當天認識的同學已經沒有多少仍在聯絡,但那三數天對我當時還弱小的靈的刺激也挺大的。

老了,老了。當自己在住宿的地方也是老大姐的時侯,才知道歲月的經練是兩面刃,也難怪滿面皺紋的張曼玉也可以拍護膚品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