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上課,才發現自己是這一屆筋骨系和運動系唯一一個香港人。全場竟然有半班同學從挪威來,更有人打趣說倒不如在奧斯陸(挪威首都)開課,順便湊一湊今屆冬季奧運會的熱鬧。

話歸正題,我到今天才覺得自己的學費沒有白給,第一節Gwen Jull講課已經有東西值得發人深省。

當全世界的痛症研究從以前的生物層到現在的身心靈整合模式,全世界的人好著了魔一樣,將所有臨床解決不到的問題都歸咎於心理狀態和倍償責任等社會因素,而好像忘卻了筋骨神經的存在和重要性,當頭捧喝,提醒我們要還原基本步。找不到物理原因不可以就此「賴」到心理狀態和倍償問題,可能只是因為你「無料到」。

還有,在大學求學問,經過一大輪科學驗證後,有多少東西真的可以應用於臨床上?任由他們開多少短期課程,在觀察下原來沒有甚麼可以影響前線治療師的治療模式,一個月內將會打回原形。那我們花數千塊港幣和寶貴的假期去上短期課程,得著的又是甚麼?上課,是為了有更好的治療效果,還是只是為自己的名片和履歷表可以再閃亮一點?

尋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