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籲出國長住 公大生嘆天方夜譚

讀到這篇報導,有點莫名奇妙──出國長住和財力真的有直接關係嗎?

雖然自己有幸沒有受大學貸款的問題困擾,但細想自己不顧三七二十一衝到新加坡工作時,身上也只是有當時的紅封包和做補習的些少積蓄。我自己作過計算,就算我的學位和他們的一樣值三十萬,若果我沒有上甚麼短期課程和現在的碩士課程,我就該沒有甚麼債項了。

記著,我當年到新加坡的薪水也沒有現在在香港本地找到的物理治療工作那麼高。我常說我的年代差不多是最壞的年代,在外國除了吃、住、交通、通訊外都沒有甚麼額外支出。我看回自己的存款,還慶幸自己沒有留在香港,因為這反而會有很多莫名奇妙的支出,逛街外膳卡拉ok交際應酬,甚至朋友舊同學的結婚做人情(在此對各好朋友說聲對不起),不知不覺,又要勒緊褲頭等下個月發工錢。

很多人以為出國長住就是高消費的活動。其實,如果你的目的地和工作選得對,也可以在海外賺第一桶金。雖然有時也覺得這些事是你情我願的──提升香港大學生在海外職場的競爭力,讓他們捨本地人而聘請你也需要好一些素質需要培養。又一種比較容易的方法,是爭取自己在跨國公司工作,然後申請駐外。這種方法的好處是,連初到埗的安排都給僱主安排好,行李有託運公司安排,省卻很多惱人的手續和入境問題。很多時他們還被安排住在中央商業區,出入是坐商務客位。移民了澳洲的協恩舊生,被Johnsons and Johnsons派駐到新加坡工作,她的所謂住家令我目瞪口呆。位處中央區的海景小單位,看見最新的金沙賭賭場和環球影城。再看看樓下的會所,竟然有桑拿、運動班教室、遊樂場、spa、還有:──

當然,獨自一人長駐海外,雖然有這種所謂生活質素,但先抉的條件是懂得享受寂寞。

另外,也不要覺得一定要到英美澳紐才算是出國。現在班上有位同學,92年畢業,到現在才唸碩士班,因為過去7年都待在柬埔寨教物理治療。當然到這些地方工作的話,畢業生還款能力可能真的會比較具挑戰性,但短至一年半載的工作,可以換來將來條件更好的,其實也值得投資。

所以,梁司長一句「井底之蛙」說穿了香港的學生,著眼點只放在當前的債務、那種「考不上支助大學課程就次人一等」的自卑感。長年遭人垢病的語文能力,也是出國的絆腳石。若果我在這一刻的英文也要給人家狠狠地「tune台」中的時侯,我已經想像到香港的學生單憑自己的會考英語就出來闖是那麼的糟糕,因為我自覺我現在每天都被逼在考雅思IELTS

擔心欠債,倒不如好好用功讀書,證明自資課程的畢業生值得僱主考慮;賺到錢,聲也可以叫大一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