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說大學是象牙塔,但長年我覺得最中聽的,是電影《方世玉》飾演苖翠花的一句對白:

「出得黎行最緊要係咩字?」

「錢!!!」

昨日頭條:理大狂開公司,在雷曼迷債風波中勁蝕數千萬。

農曆年明報健康版一小段報道:理大康復治療系因連年收生減少,資源因此被政府收緊,要裁減人手,表現不合規者會遭到辭退。

早幾天周教授在講書時說:「我們部門有的除了是一級學者,就是錢,哈哈哈……」連年有政府和數大個研究基金大水喉「灌溉」,出這麼多全國派發的病人小冊子,口氣自然可以大一點。

連我和同學分享自己理大的教授要做很多很多宣傳公關東西,尤其是連外國人都在討論的北京奧運,為的是增加收入,多接幾個私家症;總的來說,不勝唏噓。

理大的行徑其實也是想賺錢──開公司將自己的研究項目商品化,藉大型項目建立自己的形象。但太多項目都曇花一現,投機活動當然不會支持,連一眾所謂奧運幕後功臣的物理治療師聽說都無以為繼,國家隊未必再批資源僱物理治療師去支援運動員的操練。

會有穩步上揚式的發展嗎?當市面上太多物理治療師的職位都是那些朝不保夕的project-based位置,當計劃完成就可以拍拍屁股說:「你滿約了,我們不再需要你。」悲哀,因為原來在香港,人才都可以很不環保地用完即棄。

我們需要不斷地被逼循環再造嗎?便宜的代價就是如此。用完即棄的特質:薄、成本低、可生物分解。薄,真的是因為社會大眾覺得我們「冇料到」嗎?成本,原來在香港訓練一個物理治療師的學費和成本比很多外國大學來得低,同屆亦有從加拿大到香港的物理治療同學說,來香港是可以用最低的價錢換換來回加拿大考執業試的資格。

不想自己被瓦解,還是好好想想怎樣要人不捨得丟棄我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