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Image Result for http://icanhascheezburger.files.wordpress.com/2007/11/funny-pictures-cpr-cat.jpg

因為要有澳洲本地的急救和心肺復甦法證書才可以出實習,所以硬著頭皮付上「沉重代價」再「考」一次。

與其說是考,倒不如說是一堂普通的實習課。所謂的考試只是全班一起示範幾個包紮方法,做幾下心外壓就可以過關,和當年在香港要考試還要重考有天淵之別。

或許他們已經覺得再嚴格的審查制度去考核學生,一遇上緊急狀況,人的常理反應都是手足無措,再苛刻的考試制度,臨場的壓力也比不上突發情況的震憾。任由你為實習考試做了多少次練習,狀況發生了,臨場的打擊可以讓你「廢武功」。

就如當我初出茅廬時在醫院第一次和唯一一次將病人跌倒在地上時,當全場醫生護士衝過來為病人檢查病人傷勢,我除了懂得打電話給上司求救外,就呆在當場動也不動。事後坐在治療房,一個小伙子坐在兩位高級治療師面前,除了聽他們的指示撰寫事故報告,腦海也是一片空白。

所以,他們也懶得將你「肥佬」,只是要你聽著最新家家戶戶都有的自動纖繵器(AED)的指示「不要恐慌,不要恐慌,現在你要將走開讓機器進行電擊……」就可以做一個急救員所應做的事。AED沒有感情,還有智能感應只會有特定的心電狀況才會電搫,不會因為傷者是誰的誰,沒有心電反應,也不會胡亂開彈藥,會叫你做一些更值得做的事。

只有真正遇上狀況,人才會經一事長一智。經驗沒得騙人,不斷重考,也一夠一場活生生的病人真人騷來得深刻。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