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有一點在預料之中──我在大學校園和教會遇到自己的病人。早在他是我病人的時侯已經知道他要來的了,只是一直在他口中的物理治療,因為成績的問題改了科進入心理學。

世界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朋友跟我說,你當專業服務人員,例如醫生、教師、甚至在快餐店當收銀,當你在街上做著自己的私人事情遇著自己的服務對象,其實是一件挺尷尬的事情。當私生活和你認識但不算是朋友的人產生化學作用,情況就如狗仔隊跟蹤大明星一樣,想撇都撇不掉。

例如,當醫生的給病人看見自己在後巷抽煙;小學教師被學生或其家長撞破和帥哥的約會等等。我還算「行得正、企得正」,有時更會慶幸自己可以活生生見證病人回到自己的崗位上是否達到自己當初的預期。

例如曾經小師弟告訴你他在收拾細軟送回娘家時,收貨工人就是他看過的中風患者時,那種喜悅很多時不足以言喻之。由卧病在床,到搬貨、駕車都迎刃有餘,意志、技術缺一不可。證明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有時比實質的金錢回報更值得叫人鼓舞。

只是這位前病人還沒有將自己的極限推到當時最糟糕的時期,否則我很可能還會在實習時在大學診所遇見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