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教會都被人追問,為甚麼香港都有運動物理治療碩士,卻要大費周章到布里斯班上課。我說,如果真的要讀,到香港跟一些師傅學藝,還是到澳洲,跟香港師傅的師傅學藝?

獅子女貪慕虛榮的性格原來已經惡形昭彰,傳統考試文化出來的畢業生,原來到了今時今日仍然會看牌子,看誰是真正的補習天王。

不是嗎?先說短期課程,人人爭相報讀的,都是那些手法治療、貼布、Pilates之類的課程,講者的名字永遠都放在宣傳單張的頭位、還要加粗和間線。為甚麼這些講者會成為明星,以致每一個物理治療師都樂意花錢和時間去上他們的課程?

在大學教學的導師,肯定標榜的就是自己的研究成果,在無數權威的期刊發表。有時好的研究員未必是好的老師,但夠資格的教授,通常都經過無數國際科學會議洗禮,表達能力無庸置疑,治療師付的錢肯定會收足貨。

至於另外的,通常都是很會表達自己的理論,但未必有良好的根基去用實驗驗證自己理論的人。周教授曾經評論現時教授腰椎穩定性課程的Mark Comerford是「一流老師,九流研究員」,某理工大學臨床導師亦曾批評早期Craig PhilipsClinical Pilates課程只是自圓其說,仍然有很多漏洞仍然不可以用他的理論說得通,直至近年研究成果漸豐才令治療方法可以全面一點。

所以,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包裝,課程自然會有無數的治療師參加。一直在想香港本地有沒有人有這樣的條件──其實近年已經有三數位富經驗的治療師投身這類專攻在職治療師的短期課程。我沒有真正上過課故不作評論;但細想,除了以上的的條件外,要克服香港人崇洋媚內的心態,或許真的要花一點功夫。

再說長期課程,如果只可以讀香港的本地課程,物理治療師心中的第一條問題,是是否回理工大學上臨床碩士。若那三年的經歷不算得上太愉快,覺得再於同一個部門的教員不可以再教到自己甚麼的話,很容易就會轉投到其他大學攻讀碩士。例如中文大學的碩士雖說是和「運動物理治療」,但看過課程內容,其實和專業實務未必有太大關聯,側重的仍流於基礎科學。

想要個再好些的,就像我一樣,自我流放。這些課程的厲害之處,就是會見證很多一流的物理治療師兼研究員,很多都從學位時就一直在這家大學,然後碩士、博士、博士後院士(post-doctorate fellow),羨慕人家不外求,或者先要想想大學在其最基本的責任──教學時有沒有將好學生的視線凝住,慢慢自家培養,成為可以當補習天王的物理治療師,反到外國到處講學?

拭目以待。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