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香港和新加坡郵政寵壞了,到了澳洲,反而對它的郵政服務恨之入骨。

不論用平郵空郵送郵包或信件,要簽署的,一旦郵差哥哥、叔叔到你家時沒有應門,郵件一律送到老遠的郵政局。

這簡直是沒有駕車的我的一大煎熬,從新加坡寄過來的四大箱行李,連郵差字條都沒有就送到郵政局。連累我要利用朋友(其實是我的前度病人,哈,倒好,可以試試本小姐的治療手藝可否延續到今天,就算真的因為這四箱行李再閃了他的哪裏,我最多可以再送一節給他)到郵政局拿貨,截的士/客貨車到家門口,再從地下拿著這四箱行李跑四層樓梯才到自己的家。

當然我也問過可否將之轉到大學的郵政局,最少路程可以短一點,但每箱另附5塊錢,還要等3-5工作天,不划。4 x 5=$20, 那天我召的士也只是$14,還毋需等,汗水值的價錢今天終於水落石出。

我更問過他們會否改天送到我家門口,怎這個香港和新加坡郵政都樂意提供的服務,澳洲人總不肯幫助一下窮苦的留學生。

當回到家查看包裹時,才 發現我的郵包差不多被海關查探過。關鍵字:dietary supplements, food。每個被開封過的郵包,裏面都有一張這樣的小單張:

相片上的月餅、湯包、「外賣一碗」即食麵等等,簡直是對亞洲人/華人的歧視!!!再查看當中會被充公的物品:

 

再看看那幸好仍在的食物:

紅棗應算是食物還是植物種子?其實在這情況很難界定。雖說這幾次都沒有被海關充公了甚麼東西,但郵包被打開過,總像自己的私穩被公開一樣。因為裏面除了物資外,連家人的關愛都被人家統統挖出來,才教人最感到不安。

但,我仍然期待家人朋友繼續「關心」我,原來不辭勞苦地到郵政局取郵包,已經是繁重課業後的最大安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