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單撈關於神經線的論文的,怎料手指頭不聽使喚去看外國關於物理治療免轉介的文章。

問題又來了。物理治療師的自信,不足以叫醫生信任我們直接看筋骨病人。連己人都說沒有十足把握,何以服眾?大多數人仍然覺得新畢業生未有能力辨別痛症是否和筋骨有關,甚麼樣的經驗和訓練才算足夠?

我們懂止痛藥,可以察病人是否濫用,可醫生的底線,仍然是覺得我們不可以開藥。但離奇地他們又覺得物理治療師可以指示病人照x光,離奇的邏輯教人摸不著頭腦。 病假方面,雙方爭持不下,也是為甚麼香港治療師仍然不敢提起的課題。

再看看節錄的評論,你就會知道,「只要」人家信任你,甚麼都可以:── 

  

但,原來公營機構的同事,會怕隊會愈排愈長。 那「只要」,是不是人人的期望?

「人人期望可達到,我的快樂比天高,奇妙神化、不可思議,心中一想就得到……」外國人崇尚準時收工,對工作量要求有少無多。對說於是工作狂的香港人來說,獨領風騷的一己私慾是尋求免轉介的動機,居心叵測,就是為甚麼這回事可以如此停滯不前。

要原文請留電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