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教授又來了。實習課一開始不是示範手法,第一個問題是:「在大學當教授有哪些是他們的工作範圍?」

教學,包括學位、基本碩士、專科碩士、研究碩士、博士學生
檢視課程內容
處理臨床實習,包括醫院和導師的安排
臨床考試監考官
研究,包括搜集數據、處理、分析、期刊發表、出席科學會議、撰寫研究計劃書申請撥款、和subject家溝通等等,甚至因為研究範圍要看病人
出席大大小小部門、大學、物理治療師管理局、衞生部、物理治療學會又或者未必和自己專業太有關的會議。

嘩!原來數算著真的很多工作,然後她在抱怨其實大學只給他每周36小時的薪金卻要一星期做足六十小時,早前我叫大家留言索取的文章,是我在一個星期六下午送出的一個電郵,但周教授竟然在四十五分鐘之內將原稿送到我的郵箱,效率之高得我無話可說。

但我們還在猜度為甚麼她要在這一課說這一番說話。

「那你還敢不敢投訴我們的老師沒有及時上載筆記……請尊重一下老師的工作量。」

原來如此。投訴的當然不是她,但擲地有聲赤裸裸的事實,比好一些爭論更具殺傷力,也是為甚麼他們崇尚循証醫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