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兒很多留學生都是在香港讀至初中、高中就給父母送到外國讀書。第一次學習自己照顧自己,新生活的體驗總是有趣,好的壞的都教人回味。

但我這個已經在外國工作數年,然後再到另一個外國唸書的「老」留學生呢?總以為已經習慣在外國一個人生活,這次應該沒有甚麼問題,卻由開始申請學位時一直到現在碰到的釘子,才是教人一生受用的。也可能以前工作的地方仍然處於亞洲,一切的方便也是理所當然;到了彼方,才知道世界可以樣大。

「老」的意義,就是連緣起說要到外國讀書都沒有父母提議或安排,一切都是自發的。和很多留學生的父母不一樣,爸爸媽媽都不是甚麼受高等教育的人,填申請書、著媽媽以其有限的英文把所有相關英文的學歷證書寄到新加坡、考IELTS、申請簽證、驗身再發現驗血結果有問題,差點交了學費沒書讀、找住宿、從有助學金–>沒有助學金–>又有助學金–>最後拒絕助學金自己籌錢讀書等等等等,已經沒有父母在身旁,一切的驚險幸有很多朋友和同事一起分擔。

又以為過了這些事情後一切到了外國輕鬆得多。常聽說在外國讀書壓力比較小,卻發現一年速食碩士的功課量和自己在香港讀本科的有過之而無不及。一星期連自發的手藝鍛鍊可以是和當地人上班一樣的36小時,星期六日課室裏仍滿是同班同學一直在「練功」。自知基本功沒有同學般穩打穩紮,下了課晚上仍要繼續溫解剖,和同學的小組討論才知道自己IELTS拿7.5分一樣可以因為不同地方人仕的口音成了一個啞巴。連出實習也和香港不一樣,要自己找實習機構,哀求人家收留自己。以為輕鬆的career break,怎料自己和朋友帶來的電視劇集統統都在書架上鋪塵;要解壓不可以再在睡房暨書房,因為在房間裏就聞到那種死線帶來的壓迫感,唯有到大學健身房和超級市場做一些體力勞動的事情,將注意力從腦袋轉到四肢,才有一絲喘息的機會。

牢騷不斷,才發現我只是上了三個星期的課,還有一學期加十星期的課業衝著自己要來。有時在想,自己有沒有後悔要來,以我的經驗,其實已足以在香港找到一份挺不錯足以儲錢買姑婆屋的工作。但已慕星級學者的名字要來了,亦要咬緊關撐下去,因為名師總要出高徒;自己可以有多高,要看自己在這兒的造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