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日本昭和大學舉行記者招待會,示範他們最新發明供學生實習使用的機器人昭和花子。日本人的智慧有時出乎意料,亦難以想像,一個實習機器人可以眨眼、流口水、會哭、會扮痛,可以讓牙醫學生在沒有同伴裝病人的時侯可以這樣實習,可以怎樣練,也不怕甚麼錯誤引致「病人」的嚴重後果,可以放心、放膽去練。

首先,想起練心肺復甦法的安妮小姐。新版本除了可以反映你吹氣氣量和按壓位置外,按壓拉置錯誤更會聽到肋骨斷裂的聲音。(以下的簡直是安妮小姐的終極版):

跟著,就是練詠春拳的木人樁:

而再看看自己的課室,我們練習高風險的啪頸,雖然同學互相練習的風險可以是中風,但我們有的只是這麼一個簡陋的模型:

沒有名字,只有合比例的頭顱,頸是沒有觸診感覺,沒有骨頭在中間的一塊海綿。連真正使用時要有人坐在木板上才不會滑到,堂堂殿堂級物理治療學校,有時總有些東西教人挑剔。

如果有人可以發明教物理治療學生啪頸的機器人,那人肯定發大達,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