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駐過腳的城市都有一條水隔開兩邊對岸。

香港的維多利亞港,不用多說。

新加坡河,河邊是繁華的辦公室、酒吧,旅遊景點林立,更有大大小小不同的船隻供你欣賞沿岸景色。規模不可能和維港相比,但至少當地人仍然愛這條河,最老的行人/ 行車天橋仍然保留著初建成的模樣,念舊的新加坡沒有打算將之改成甚麼樣子。交通隨著日子變得繁忙,建橋的地方也不會大肆更改遊客區的景觀,

但布里斯班呢?今天晚上看過一個類似「城市追擊」形式的綜藝節目分析布里斯班河。主持人以為它的迂迴曲折環抱市中心的形狀已經世間少見:

河流仍然是主要由市郊通往市中心的主要通道。有時從市郊出市區,沒有駕車,沿著渡輪一上可能比搭公車和火車更快。河邊的住宅都有快艇碼頭,方便沿著河流到別處地方渡假。

但當主持人一問當地人對這條河的看法,大多都覺得「沒甚特別」。過河橋拆完又起,起完又拆,雖然可能在同一位置重建,名字又可以一改再改。最精彩的故事橋已經被重建得不倫不類,更有攀登活動供遊客參與,似乎未必吸引大家冒著生命危險做一些維修人員才會做的事。

還是,他們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覺得這麼的一條河只是依附自己的生活,然後被遺忘。復活節假期,先不要想去哪裏海光與海灘,先要好好發掘自己的城市一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