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物理治療師協會於2007年開始一個三年計劃,為自身、其他醫護人員和公眾創造一個只屬於自物理治療師的品牌形象,最終的目的是促成免轉介的大原則。

值得留意的是,這和學院制和院士制度,甚至他們決心要於2020年前完成──所有美國物理治療師都持有博士銜的目標是完全兩碼子的事。和澳洲本地的同業討論過,再高的銜頭,也不代表在大型私人執業機構可以提高收費,所以一般私人執業者未必有太大決心要再讀書,形成我們今年這班同學的特別生態。我應該會再花時間再討論這個題目。

對比香港的情況,香港情況仍然非常險峻。

對同行,我們仍然有在讀書時期的競爭心態。競爭對手相隔太近,人人都不懂得分散投資,物理治療診所大多都只集中於傳統的一兩區,幫助別的同業等於毀了自己那盤生意。專業訓練、持續進修的東西,大多都給學會預留予同樣是在公營機構工作的同業,不同形式執業的同業互相輕視,風氣仍然是一片死寂。

對其他醫護,我時常會看見物理治療師對醫生、在志願機構工作的護士和社工工作上的磨擦。物理治療師一不就是妥協,一不就是硬碰,無助於建立互信,亦無助為病人謀福祉──政治鬥爭,顧的是自身利益,損害的仍然是病人。

對決策者,除了尊貴的學會會長身在醫院管理局董事局外,沒有一些有政治魅力的人長期作專業的發言人。原因,無非不因為是對自己的收入沒有直接得益,又或者有心者俱無力也。

而在彼方,數月前他們聯同加拿大物理治療學會邀請了多國的物理治療師討論如何促成免轉介制度的高峰會。裏面的講義大多都在講自身的狀況作互目借鏡和討論之用,最神奇的是會議有新加坡的代表而沒有香港的代表出席。似乎在位的都沒有人在關心這回事,去不去都沒有所謂。但網頁中的講義、連結、網上資源和文獻,都值得一看去刺激大家的腦袋,我們是不是就因為眼前的幾個病人而去忽略以後幾十年甚至一百年的專業發展。

溝通的渠道也是十分重要,學會的博客吸引好一些關心專業課題的物理治療師去討論,可以連我們自己早前唯一的非官方討論區已經關門大吉。最近吵得面紅耳赤的醫療改革方案,學會更主動聯絡會員去搜集意見,去定立自己的立場,作公開聲明。不用怕講多錯多,我們想到的不公開,很快就會給別人盜用;不公諸天下,換來的是死無對証。

對公眾,學會更有一些好看又好吃的資料供公眾查閱。硬繃繃和活生生的統計數字告訴大家物理治療師的努力得出來的效果,有時比道聽途說更具說服力。一般物理治療學會的網站都可以用搜尋器搜索物理治療師,但香港的只冷冷地奉上要自己逐頁掀的文字檔一大個;就算可以搜尋物理治療師的管理局網頁,都只有治療師的名字和牌照號碼,完全沒有聯絡渠道。己有了廣告宣傳的制肘,難怪我們都說我們在山洞裏工作。

說到尾都是錢作怪。奇怪的是以學會的有限形式經營,靠會費和舉辦課程的收入,其實可以最少將網頁做得更好──從來網主仍然是物理治療師而不是專業的web builder,算著我中五時仍然可以獨力做到一個簡單有動畫的網站,但隨著網站架構和效果可以愈來愈複雜,我已經無力再以一己之力再學程式語言去管理自己的網站,所以才搬去博客網站。畢業以來,學會網頁只改版過一次,但反而更難找到我想要的資料。學會和會員的聯絡仍然嚴重依賴書信,浪費紙張之餘亦未必可以將信息交予會員和公眾。小女子的自身經驗是,曾經不下數十次在下載newsletter時因為文件解像度太高而當機。進入了web2.0的年代,人人都在「面書」、tag人的大環境下如何將你的受眾無限量擴大。這些是不用錢的──担白告訴大家,自從這兒加了tag後,瀏覽人次真的以倍數增長!要宣傳,要懂得渠道,雖然香港有最高的上網率,但學會似乎抓不緊時機,讓中醫、脊椎指壓等等不知是敵是友的專業搶去了先機。不許物理治療師賣廣告的法例已經不合時宜,因為訂的時侯互聯網還沒有流行。但觀乎同業的網站,仍然有可以進步的空間,招攬生意之餘,要有教育公眾的意義。病人不需要很明白人體解剖,如何讓學院派的物理治療師將在學校學的病理用顯淺的文字或其他媒體表達,將會是一大挑戰(也是我其中一條考試問題>.<“)

我強烈地建議看過文章的朋友都看一下文的連結。復活節假期沒啥事幹的話,好好想想一個物理治療師工作,除了賺錢,為了甚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