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功時有人將檢查步驟總結在白板上:

同學們都凝著白板沉思,然後再思索自己的檢查的程序。但細看一下:其實有很多錯漏。奇怪的是,人人都知道錯,人人都找出自己的正確的方法,卻沒有人主動更正錯處。

為甚麼?我們畢業後都會各散東西,沒有存在香港那種競爭心態;只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更正方法,不是人人都適用。例如以我十號碼的身形很多要大巴掌的手法都和我絕緣。但從這塊白板可以看到,要再唸書,鍛鍊是這種分辨是非之力。

問題是,你敢不敢將同學錯的東西狠狠刪掉,將你的寫上去?你有多肯定你的是對的?有多少文獻支持?這又好像走到循証醫學另一個極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