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在練功房默默耕秐,人人接近走火入魔。

今個學期讀八個學分,練功期間很多人都開始將這一科考試範圍和其他科目的手法混淆。精益求精是好事,但為了節省時間,我竟然用香港學生面對公開試的態度冷冷一句:「呢個呀,out sy喎!」然後著同學收窄範圍。

然後,香港大使的金句竟然有人受落。不是因為要反對「求學不是求分數」,而是覺得,我們已經不再年青(原來發現很多同學都是攜眷扶老帶幼到澳洲上學,不下數十次看著他們推著嬰兒手推車在超級市場買雜貨),僅餘的青春,不宜浪費。

尤其是在痛症科看見這種流程圖要記,要學怎樣解釋給病人知道物理治療不能直接解決他們的痛症,要他們明白這些如此專業的術語。如何用公眾明白的平舖直敍,是一大挑戰。

預告:留學生實習工作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