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師弟談論香港是否無望可以免轉介接症,話題輾轉到醫生和物理治療師人數比例問題。

在澳洲,醫生實在太少,普通家庭科醫生堅持五天工作朝九晚五,所以筋骨症私人執業物理治療師只要肯多上幾個小時的班,制度可以幫助醫生適度減少其工作量。但在公營機構,一般醫生人數比物理治療師多,為了資源妥善地運動,通常都由醫生斷症分類(triage)然後轉介物理治療。原因,是要善用緊絀的資源,公營機構物理治療師可以專心地看物理治療可以處理的病人,毋需浪費時間去看所謂「垃圾症」,即診斷完卻知道不適合做物理治療的病人。所以,免轉介只會在私人市場出現,立例的方法是在醫療保險方面著手,法例上容許免轉介,但要直接看物理治療師一定要付成本價,買醫療保險然後用保費支付賬單。

全澳洲有大約1xxxx個物理治療師,但在鄉郊地區可能方圓百哩都沒有醫生的情況下,物理治療師當然可以解決當中部份問題,將真正有需要醫生的才找辦法送到其辦事處。地理上的不便,令物理治療師找到生存的空間。正因為物理治療師比普通科醫生多,開放時間較長,病人自然傾向先看物理治療師。

細數香港有2xxx位註冊物理治療師(包括差不多一半在公營醫院工作的、其他散落在非政府機構毋需為病人張羅的物理治療師,和我這些「無尾飛駝」──是的,我還手持著香港執照,還白花錢年年續牌。入了贅的師兄離港差不多八年,也仍然持著香港執照)。相對著連專科的1xxxxx多位醫生,雖不知道有多少位私人普通科醫生,如果一知道數字,便知道我們的制度,是應該誰轉介誰。從來都是以大欺小,如果物理治療師可以比醫生更容易做到「梗有一家在左近」,誰便可以做screen垃圾症的幸運兒。

你在家樓下比較容易看到醫生還是物理治療師?

如果你真的有能力斷症,隨時有病人送上門,但當中有好一部分可能搞了一大輪檢查才知道不是物理治療適應症:

例如加拿大同學的經典例子:肥腫難分以為是「腓腸肌(即腳瓜)拉傷」,但用手一按是深層靜脈栓塞(DVT)要轉介心臟科;以為是肩周炎卻診斷出是乳癌復發……數之不盡的東西。現時一般香港物理治療的收費制度是診症免費,要真的有治療才有真正收入,如果一天中有大約10-20%的病人是這樣的話,時間花了卻賺不了錢,香港人,你願意做嗎?

如果真的要做到物理治療師比醫生多,卻似乎因為政府資助的學位數目一直因為十多年前的錯配而躊躇未定。供求不均,影響物理治療師的「入屋」程度,自卑的我們以為我們寄人籬下,其實我們對公眾來說,其實亦因為我們人數太少而成為了一個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