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硬要弟弟用比Wuby更好的英文去朗讀那剛收到的來信。物理治療師管理委員會將學術資格整理

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眼見有時很多和我同一個 generation的治療師為了讓自己的名片可以亮眼一點,隨意將一些自己參與過的短期課程統統塞進去,實則虛之地欺騙公眾。細看自己的履歷,如果真的 塞進去,名片將會如八十年代暴發戶的信用卡一樣長。此舉亦可以分教公眾分辨出你的資歷是出席就可以得到短期課程的問題是「水過鴨背」,沒有考核過程,治療 師會因為手藝不精,沒有好好將病症用課程方判斷,引致他們看不到應有的治療效果,用回自己在三個月後用回自己的老方式診症。這對業界(包括物理治療師和其 他醫護人員)、公眾提供正確資訊,知道誰是根正苗紅,誰是心術不正、走火入魔。

剛完成中期試的我,當然明白這重 要性。搜尋核准名單,確定自己正在就讀的課程在裏面用上白紙黑字,我鬆了一口氣。但再細看裏面的名單,原來那挺受香港和新加坡物理治療師歡迎的西澳洲大學筋骨物理治療碩士課程竟然榜上無名。一年遙距和三個 月全日制實習課,是否和最少六個月全日制課程相等,有時真的有點有理說不清。曾經因為助學金的問題被當時的上司慫恿我報上這個課程,現在看到這樣的情況, 我一邊慶幸自己沒有選了這一步,二來有點替同樣為這課程熬夜的師兄師姐不值……

雖然這次讀書比想像要刻苦得多, 但多謝兼讀制的同學提醒我,原來今天我已經完成全日制課程的四分一。基本的生活外,就是把自己的頭栽在練習室和圖書館,目的不可能只是讓自己的名片多了這 幾個教人似懂不懂的英文字母而驕傲,而是在這個探索自己仍然是否喜歡臨床工作的過程中,也明白自己的潛能,有多少還沒有發掘出來。答案可能是江郎才盡,但 至少在show hand時知道自己的底牌,也知道我可以大人家多少個一百萬。熬夜出來的黑眼圈,就像年輪一樣數算著自己為了尋找知識和真正的自己付上的代價。一個人走的 路沒有多少人明白,夜闌人靜一個人呆在在書本、筆記和模型前有點想家,被考倒的,未必是病症有多複雜,而是自己的鬥志,還可否支撐到最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