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師兄在我的面書上留言,批評同業連「物理治療學會會員」都膽敢放在名片上。

在執業律師、會計師等等專業在回歸以前,若果是學會會員的話,都會有一個「特許(Chartered)」的頭銜,是專業資格頭上另一個光環。

這是以前英國殖民統治遺留下來的一個產物,「特許」學會會員的資格,代表專業人員持守比持牌更高的執業水準,近年澳洲物理治療學會更強制會員持有若干持續進修學分方可續會。學會亦同時大力向公眾宣傳要向學會會員求診,才是質素保證。

但香港的物理治療學會,除了持續進修課程外,好像沒有甚麼東西可以吸引同業入會和續會。有些同業更因為沒有興趣或抽不到籤報讀課程,索性不續會。當然我認同前美國總甘迺迪名言:「不要問國家為你做甚麼,而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甚麼。」的至理名言,作為會員也不應該只期望學會幹事填鴨式送上各種會員優惠。但每年那四百塊是否白費,學會可能真的要想想,除了課程、聯誼和周年會議,同業為甚麼仍然肯花錢保留這個虛名。回歸以後,「特許」之名已經成為歷史,眼見醫生、會計師、建築師雖然不會再寫上「特許」一詞,亦不會再將此放進自己的名片中──但差不多他們全部都是學會會員,而學會亦會在大是大非問題上向會員爭取權益。因為學會就代表了整個專業的大多數,每句說話都代表每一位會員的立場。

反觀物理治療學會雖然被很多同業將其會員身份放在名片上,但認受性和定位到了今天總有點尷尬。學會既仍在努力免轉介的抗爭,但另一方面又沒有足夠的宣傳教育公眾找學會會員診症,這個虛名,枉花墨水印在名片上,卻不知道這四百塊換來的除了每年的newsletter外還有甚麼。再上個鎮痛貼廣告,就有人提出問題:究竟我們當中有多少是學會/ 其他不知名物理治療組織會員?他們發言人的立場可以代表多少同業的竟見?如果你不同意學會的立場,你會挺身而出去看看自己可以為專業作點甚麼嗎?

延伸閱讀:英國特許物理治療師學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