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月前留過一篇「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

今天我要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煉獄般的考試生涯,終於讓我明白我不是吃這一口飯的。

我的爸爸不是白崇禧,好處是,沒有名人之後的珈鎖,可以做任何事都不用看其面色。可是,這也代表任何浪費時間金錢的東西都不是我應做的事,問題是,怎樣才算浪費時間和浪費金錢?一定要做白先勇這樣「爆」的事嗎?但我現在好像在甚麼都不是。沒有人去反饋你的天賦,在打破和秉承以往看症模式的兩種思想上拔河;面對著以後都不會再回顧的理論,僅餘的青春,就在南半球這樣揮霍掉了。

顛沛流離的4w5,為了擺脫拘束,從一個地獄走到另一個地獄。

根據某人的定義,若我每天在地獄裏每天可以賺錢的時侯,我在冥通銀行的存款可足以令我驕傲地地稱呼自己一聲「小富婆」。換來的,像是極其冠冕堂皇的大屋、佣人、NDS、Wii,但全部紙紮的,不堪一擊。

「我 們 這 至 暫 至 輕 的 苦 楚 、 要 為 我 們 成 就 極 重 無 比 永 遠 的 榮 耀 。」(哥林多後書4:17) 聖經時代的苦楚,或鞭打、或禁錮、或極刑,但只知凌遲處死後的永生,一個願打,一個願捱。

或短,或長。錯,是因為一直想著的都是2011年或以後的事,卻沒有好好準備2010年要做的是甚麼。已知沒有白先勇的志氣,唯有繼續看著2011年的事,走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