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考第一浪才刮起,老師已經召集我們到課室交代下學期的選修科。二選一,研究項目還是循証醫學,任君選擇。

選科的根據,在於你比較喜歡當廚師還是當食評人。一樣的碳水化合物、維他命、脂肪蛋白質,兩者都要知道煮食的技巧,但廚師要懂得從此再展出菜式,食評人則知道甚麼煮法的東西可以符合大眾(至少自己)的口味。

研究人要創造知識,循 証醫學則狠狠地看這些知的論調可否支持得住。

當廚工時之長有目共睹,有時辛苦想了三日三夜再熬了七日六夜做出來的東西,都可以被食評人批得一文不值。悶熱的廚房,原材料(尤其是那些海味、豬血、鱉(水魚)之類的東西處理要花的功夫,或許令你損手爛腳。

食評人吹毛求疪,養得自己肚滿腸肥,味蕾受盡各式各樣的卻教人覺得你冷酷無情,寫出來的食評雖然或會影響一家餐館的生死,卻未必成為廚師/ 食客的參考資料。額外多收了錢寫鱔稿,人格同時破產。

辛苦熬夜得出的數據,可以因為電腦當機、對象不聽使喚,甚至不能預計的因素而要推倒重來;循証醫學找遍整個資料庫的文獻,才發現自己問的問題原來沒有答案,因為根據守則,或許有用的資料,研究方法不夠科學而沒有立足之地。

當五星級大廚/ 料理鐵人可以令你名利雙收,由廚房佬「升呢」當食神;食評人好像沒有甚麼晉升機會,但利益是可以吃飯不用錢,再坐下來寫稿得來的中央肥胖,有福同享。

物理治療博士,令你的銜頭的光環閃閃發亮,在大學熬得一官半職;循証醫學,倒頭來做的仍然是看病人。

那你想當廚還是當食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