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末,人人開始要準備期末考、匯報和大大小小的功課,精神開始疲憊。

根據這學期所學,疲憊可以是因為肌肉疲勞,也可能是精神/ 意志疲勞,亦增加受傷機會所以在最後在剛剛由標叔帶領膝關節和踝關節治療運動的實習課中,有人因為失去平衡跌倒而傷了手腕,x光一照才知道是橈骨骨折。

不知道她如何應付下星期的實習試。

想到三個個案,第一個當然是因為扭到腳踝,搞到新加坡同事束手無策,到最後才知道是骰骨骨折的小師弟:

第二、三個是自己的兩個病人。第一個是在跳舞時扭到腳踝的職業治療學生,任由醫生怎樣處理好腳踝,照了已知沒大礙,但完全忽略了大拇指的痛楚,久久未散,唯有要再照大拇指的x 光,生怕骨折的不是腳踝而是大拇指。

第三個,中年長跑婦因為忽然加長路程引致腹股溝痛楚,我在斷症思維部份狠狠地寫上了千千萬萬個軟組織疾病,卻被臨床導師指正說,中年婦女踏入更年期,骨質密度開始下降,在思維中不要排除擠壓性股頸骨折(compression fracture of femur neck)的可能性。

地球上每一個人都要應付因為地心吸力、學業、工作、人生目標而受壓。因受壓而爆煲,原來除了失心瘋,還可以有很多可能性。物理治療師,要將骨折永遠在自己的斷症思維當中,不要做些東西惡化病情拖延時間,才可以堵住醫生覺得我們不可以斷症的成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