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物理治療師,大概都知道誰是Viann

由她開始在巴士路訊通做節目,到大大小小理大的物理治療系活動都找她搭蔡康年(職業治療系)當主持,《得閒飲茶》再《開心大發現》,到現在,消聲匿跡。

大家對她的印象怎樣?我的印象是,很模糊。對,在讀書時知道她讀物理治療的一刻有點詫異,但日子一久,學歷不代表甚麼,表現才是決定你紅不紅的主要因素。而同學、朋友間的話題,亦由這個背景開始慢慢轉淡。

無聊看左派報章才知道她又開始讀書,更和演藝、物理治療、獸醫完全沒有關係的地球環境科學,為的是要打理「家族生意」。有時想,有父蔭,真好。兜兜轉轉,回頭已是百年身。雖說青春是用來浪費的,無定向的生活,可以是消遙自在,可以是一事無成。

但也反映了一個殘酷的現實──她畢業在物理治療畢業生最「渣兜」的年代,畢業後也是在做診所助護,有時轉不轉換跑道也不是自己的決定,反而是客觀的環境要你去做的。迂迴曲折的際遇,可以是性格使然也可以是客觀環境所控制。今時今日,物理治療畢業生毋需再發動創意去尋找自己的出路,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壞事;好的,是那種像新加坡獎學金制度般,保證你以後數年安穩的臨床事業;壞的,是新畢業生沒有求生意志,安於逸命下捱騾仔,只懂得看病人也可能是慢性自殺,若再有一個行業低潮來到的時侯,全軍覆沒。

若你沒有父蔭,你會怎樣選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