椎間盤置換術最近開始死灰復燃的跡象。

早年在骨科診所工作時,醫生已陸續為腰椎間盤突出的病人進行椎間盤置換術,將有問題的椎間盤換上人工鈦金屬「義盤」代替原本退化變形的,我的記憶沒有錯的話,腰椎的話,醫生會決定病人是否穿上腰封,肯定沒有神經線壓迫而引致的感覺和功能障礙(通常在15分鐘一個症的新加坡甚至香港,可以走路沒有麻痺就已經可以匯報醫生:病人可以出院。)然後只有骨科醫生的跟進,少數仍然有病徵的病人才會轉介物理治療。

在我做水療班的時侯,看到這些手術做不好的病人都有一些共通點:

1) 姿勢和肌肉控制在術前和術後都沒有分別,一味用大肌肉硬撐整個軀幹,人造人的軀幹控制都或許比他們優勝
2) 有動作恐懼,要一將自己鎖在一個定格,深信一偏離這個軌跡就會痛,卻不知道其實自已鎖住的定格反而就是痛苦的根源。
3) 工傷問題,保險索償沒有和解好。病人知道不可以自己中止治療,但也擔心萬一輸了官司自己要付上高昂的醫藥費。

這些東西其實可以在術前在物理治療檢查中可以知道,還更可以先改善姿勢和動作模式和嘗試解決因為賠償引起的精神壓力,減少要動手術的機會。奈何在新加坡當病人看完普通家庭醫生後,通常會直接轉介骨科醫生,繞過了物理治療師,少了一個可以用保守療法(conservative management)的方法。

上述文中說有三至四成人到四十歲後會有關節退化的跡象,但另一個經典研究,顯示大多數六十歲以上在x光中有脊椎退化的人仕都沒有明顯的病徵而需要進行治療的。而「當中三成需要手術治療」確實有點教人危言慫聽,而2008年的英國醫學期刊亦刊登了其實長遠來說(文中用了兩年時間作跟進)做手術和不做的手術在痛楚程度和滿意程度都只差不多,錢花了,原來和不花錢的分別不大。當然短期的止痛效果真的不容忽視,但花錢動手術大家都想來個了斷吧,但上面提及的因素沒有消除,痛楚問題是會復發的。再者,在資料搜集竟然看到一個中國內地關頸椎間盤置換術研究,要病人術後戴上頸箍四個星期!可知就算數天固定都會引致嚴重的肌肉萎縮,四星期剛剛好足以打 以搞砸整個手術的目的。

再者,頸痛所產生其他的生理問題恐怕只是換掉椎間盤不能解決的。根據神級講頸痛的周教授在其物理治療教科書說道,就算病人有椎間盤突出,以下引致超越了椎間盤的後果:

1) 肌肉控制不協調,尤其是頸長肌的控制和持久力(這就是司徒教授做到連周教授都要「like」一下的研究項目)。肌肉甚至會變成脂肪組織,暫時未知會否可以通過練習而令肌肉再生。肌肉組織亦由主理姿勢的第一型轉化成主理大動作的第二型,就算痛楚減少都不會改善這種不協調。
2) 頸項本體感受(proprioception)障礙,和前庭感受(vestibular sensation)不協調引致的暈眩症狀
3) 站立平衡欠佳,或肌肉反應時間遲緩,引致閃到或跌倒的機會增加

而這些都是置換術做不到的東西。也是文中病人個案遇到的問題。

前前後後,還不是我們忙得不停的東西?所以,不論是保守或是手術治療,這類病必須要轉介物理治療師去處理手術無法解決的問題。

(要原文請留電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