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五日身處悉尼參加澳洲「山歌會議」,)

高考放榜,成績欠佳的同學這應該剛遞上改選以後的大學課程名單。改選自己名單上的25個選擇時,19歲的心總會有點舉棋不定,不知道自己的安排會給予自己一個甚麼樣的前途。

物理治療,在我的年代著了名是「水泡科」。因為學位課程來說是比較容易進的科系,收生成績要較低(平均8-10分計算)所以,招徠了好一些對物理治療完全沒有興趣,高考成績一般的學生報讀,然後想盡辦法轉系。但他們當中沒有想過課程來這樣辛苦,永不超生的個案亦有人在。

原因,是當年物理治療被盛傳出現飽和狀況,畢業生亦難以找到臨床工作。如斯被看淡,難怪成為了「水泡科」。

我慶幸自己進了這一門水泡科,因為大海浮沉,人浮於事,雖然首數年的日子真的不易熬(其實做哪一行都不容易熬)多得這個冥冥中的主宰,抓住的不只是普通的浮板,而是抓得牢牢的水泡,還有躉船指點迷津。就算在大海都不用怕,因為我深信船隻靠岸的地方是自己的好歸宿。

無聊再找找近年的的收生成績。當私人執業者如雨後春筍般滋長,收生人數也下跌,再加上奧運、東亞運動會的宣傳攻勢後,2009年的平均分竟然高達14.5分!但聽說,近年的畢業生,想的都只是工作的穩定性,曾經以激進作風聞名的關注組到今天形同虛設──因為現今的畢業生都不愁出路。即是說,物理治療仍然是高考畢業生的「水泡科」。大近視變小近視,由只期望自己有大學課程取錄,到畢業出來等醫院管理局或其他僱主的招徠。即是說,甘於自己抱著水泡,上了艇,就任由一些有志為行業發聲的人大海浮沉。

這樣的態度可以嗎?我沒資格去批評其他人的取向,但要做大事,不可以是這樣子的人。但我明白,有這樣的心態,是因為:

1) 覺得自己資歷尚淺,未到自己可以作大事
2) 怕危險,救人原則不可以自身難保,「do no harm」精神發揮到極點
3) 怕水深,hea過,然後一無所獲
4) 上了船已經筋疲力竭,不想再下水過大海浮沉的日子。
5) 有心的前輩和後輩沒有好好的平台作聯繫

(改編自Ed Young在7月6日悉尼「山歌會議」講道內容)

我渴望和我一起的,會是做大事的人。肯「相信奇跡,開到水深之處,得人如得魚一樣(路加福音5:4-7)」、「果敢出去,為自己的信念做大事、『爆』事的人(馬太福音28:19)」有心就好,條件不夠不要緊,因為從來都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合。心,不只是決心,還有信心,有信心靠著一個水泡可以將自己浮起之餘,更可以利用自己的水泡去拯救大海浮沉的人。

想回帶,因為這首歌正正在若干年前在新加坡教會崇拜時「who floats your boat」的一個環節,我想知道,誰是帶我靠岸的小水泡。

大學生無憂米 寧做收銀賺2千

(經濟日報)2010年7月5日 星期一 06:00

【經濟日報專訊】孩子自幼被父母溺愛、無憂柴米,不但會變得刁蠻和脆弱,長大後更會不思進取;近年繁衍的「寄居族」,可謂「港童」長大後的寫照。

有驕生慣養的大學生,畢業後因獲父母「包食宿」,竟安於到便利店當月入2,000餘元的兼職;亦有留學    歸來的,只管靠父母拉關係搵工,卻敷衍交差、輕率辭職。更糟的是,部分家長仍不醒覺,甚至因不滿兒子被上司責罵而代為「劈炮」,或準備買樓讓子女將來收租過活。

「港童」現象愈見明顯,其實80後、90後出生的一群,部分亦出現被過度照顧的情況,至現在長大後、準備踏入社會之際,卻欠缺目標和理想;隨著社會愈趨富裕,「廿四孝」父母催生的「港童」勢必愈來愈多。

有大專界管理層慨歎,現時每年均有在溫室長大的大學生和大專生,畢業後仍然渾渾噩噩,不肯積極找工作:「有大學畢業生獲父母包食包住,不用支付家用,於是每日只顧打機,只會抽點時間到便利店工作,但求一個月賺2,000元,夠買煙仔食就算!」

靠父母介紹 留學生屢辭工

他直言這批學生雖有能力考好公開試,卻怕面對工作世界:「不想受老闆氣!」

有教育界人士亦稱,獲家長過分照顧、不思進取的青年比比皆是,當中有一位父母均有學識、獲安排入讀海外名牌大學的青年,畢業回港兩、三年後竟仍經常 失業:「父母不斷找朋友介紹工作,但他不是嫌人工不夠高,就是嫌工作不夠尊貴,每次做一、兩個月就辭職。」還有一些大學畢業生,總要父母催迫,才願意找工 作。

擬代買樓 讓子女收租過活

即使學歷較低,難得才找到工作的,亦同樣「唔捱得」、「唔鬧得」,曾有青少年被上司責罰後,母親代為致電辭職,並質問上司為何責罵兒子。

香港健康情緒中心臨床心理學家鄒凱詩更指,有父母甚至擔心子女將來無法養活自己,已計劃為他們買樓,即使發展不到事業,將來父母不在他們仍能「收租過活」。

認知治療兩月 青年有改善

不過,亦有些父母感到不對勁而求助。全人發展中心高級臨床心理學家劉繼璋憶述,一名父親任職律師、獲安排赴外國讀大學的青年,至27、28歲仍毫不上進,父親急起來不得不求助。

劉發現,該名青年自小衣食豐足之餘,也從不用做家務、執拾房間,結果養成「少爺仔」性格:「他在外國讀書初年,都要靠當地親戚照顧;畢業回香港,就靠父親拉關係,到世叔伯的創作公司工作,但敷衍交貨就算,常被投訴。若不是靠關係,根本沒人會聘請他。」

劉遂向該青年進行認知行為治療,並講道理:「不能長期依賴父蔭。」再為他制定刺激創作和思考能力的心理訓練;經過兩個月治療之後,青年大為改進;劉憶述:「他以前沒有動力工作,夠鐘便收工,但後來感到投入,還有幾次為了加班,要推遲跟我見面的時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