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今年的山歌會議有醫護選修,可以聽講座然後賺取符合醫生的進修學分。進去聽一位骨科醫生和物理治療師的講座。物理治療師的其實我早就知道,而骨科醫生就介紹這些膝關節置換術。原來已經不用換掉整個膝關節,而是可以看個別關節磨損狀況再將關節分部換掉。

基本原則是,沒有受損害的部份可以保留,因為人體最好保護關節的,是自己的軟骨。任由最好的醫療科技創造出最好的人工關節,都不可以替代造物主創造人類自己的關節。試想想,正常的關節軟骨,可以用上一輩子;最好的人工關節物料,加上技術最好的骨科醫生,再加上最好物理治療師下的復康,最多只可以用上十多二十年,活動量最多只是網球雙打賽。

然後,有人在實驗室培埴病人自己的軟骨組織,像媽媽做縫補一樣,只將受損的部份補回去。

但為甚麼最好、最強的軟骨組織都會磨損呢?太多的解釋,可以做一個新的講學;但,人可以做盡一切的事去傷害自己最好的東西。然後,奢望一些有限期的東西去根治自己的問題。

「雕刻的偶像、人將他刻出來、有甚麼益處呢.鑄造的偶像、就是虛謊的師傅.製造者倚靠這啞巴偶像、有甚麼益處呢.」《哈巴谷書 2:18》看起來,可以和神玩遊戲(play God)的大國手,都只是在班門弄斧。

重新感到預防的重要性。保護上天給你最好的禮物,永遠都是最神聖的工作。狂,又如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