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到悉尼歌劇院看Sweeny Todd《魔街理髮師》Stephen Sondheim的另一力作《小夜曲》(A Little Night Music)。男主角是唱過澳洲版《歌聲魅影》的Anthony Warlow不在話下,整體演出不枉花我在這世界著名地標的一分一毫。

想起早前遺留下來的一個問題還未好好回答。究竟物理治療師的基本資格是否需要由現時的學士學位加上至碩士甚至美國制度的博士學位呢?

專業演員其實都有一個這樣的問題。不論中外,有些專業演員只是由街頭招募、選美、歌手踩過界等等非正式渠道得來的;另一些則是紅褲子出身,在正統的戲劇學校訓練,在香港的情況最少手持著一個藝術學士學位。

兩星期前香港有這樣的一起新聞:海洋公園為萬聖節招募臨時演員──即是所謂的「咖喱啡(calefare,真有其字!)」嚇唬遊客,有一位在演藝學院修讀戲劇碩士的畢業生應徵並成功獲聘。你覺得這位畢業生有沒有大材少用?同樣情況可以套用在物理治療的情況當中。

由以前的演員只需要懂得在舞台上唸出對白,表達人物角色的內心感情就可以了。至往後不斷有新的戲寶誕生,加上和歷史、文學、社會文化對戲劇的相互影響日益加深,正統演員的訓練要包含演員對文本當時的社會文化、歷史背景、作家的寫作風格要有所理解,要研讀資料之多可以促成一個大學學位。同樣,以物理治療的發展,由一個護士專科變成自己一個專業再分科發展,所要修讀以支持自己的臨床處理方式的基礎科學研究日益增多,形成今日的導修式的碩士和博士課程。

但不論在劇場還是娛樂圈,仍然給沒有正統訓練的演員有生存空間。原因,當然是供求問題,並非所有劇目/ 節目都需要對以上提及的史料有如此透徹的理解,例如電視台大眾化的節目提材根本不會要求藝員要對一些肥皂劇的歷史背景如此拘謹,所以TVB的演員訓練仍然停甶於訓練班。當然,有人看厭了TVB,就會看專業劇團的表演。看戲想有深層次思考,背後的基本功才是演藝學院要求學生在學期要完成的目標。

同樣,若社會覺得他們只需要TVB就可以滿足大家,所需要的訓練要求就可以低一點。若果大家更需要有深度的節目,社會早就有壓力要求我們繼續上山學藝了……

(待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