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大學「獸醫」(獸醫,優「秀」的醫生也)打最後一支防疫針,赫然見到登記櫃檯有一疊物理治療診所的宣傳單張。拈來一看, 竟然發現自己大學的教學助理在其治療師團隊中。


註:右邊第一個Rod是物理治療碩士班導師和教學助理。另可參見另一位在外接私家症,Paul Hodges團隊的Henry Tsao

在澳洲,大學教學、研究人員、教授看私家症見怪不怪。而這裏的形式和香港很不同。在香港的大學上班,接私家症是以大學職員身份而看病人的;在澳洲,醫生、治療師則以兼職(locum)形式在外接私家症,正式來說他們接的症和大學無干,接私家症亦以私家物理治療診所為基本,一切分帳,是治療師和診所的協議。只要不影響教學工作,只需向大學申報就可以了。

只是香港的大學一直獨攬著醫生、治療師在大學的工作時間。而大學亦想在中間中飽私囊,代表醫生中間抽佣,才有早前的林兆鑫案

其實一位好的醫生或治療師,不可以只沉醉於教學和研究工作,因為這樣的工作性質很容易會和實際臨床應用產生落差,這亦反映在某些同學當年覺得沒有看病人的教授,教的東西不能教他們怎樣應付臨床工作。

不過,我想醫生、治療師到了這樣的化境,想看私家症的目的,不單只在於賺錢,而是在當中發掘另一個渠道去找一些奇難雜症,刺激自己的斷症思維,免得自己失去自己應有的一些臨床技巧;同時亦繼續找尋好的案例去發表論文和教導學生──試問有沒有學生會去跟一個沒有看症老師學看症?不可能。

和同學談論這個論題時,同學亦說這樣的教學人員,在私人市場的賣點是:可以吸引一些在一般物理治療服務不能滿足、治不好,但仍被醫生認為需要物理治療的病人求診。所以,我們那院士級的講師,私家症的收費可以咋舌至每節200澳元(約1360港幣)。因為,不棘手的病人,都不會找上他門來,當中要花的時間和精力,這個價錢,口氣雖大,但最少可以給病人和轉介醫生一個大家都覺得合理的答覆,何樂而不為?

如果香港有一份像這樣的工作,我想我可以立刻收拾包袱回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