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迷上了看澳洲版MasterChef

澳洲出名的,除了悉尼歌劇院、大堡礁、袋鼠和鱷魚先生Steve Irwin外,就是各大書店(如新加坡和香港都有分店的Dymocks和Borders)會特別刻意將食譜放在當眼位置,兩大超級市場WoolworthsColes都不會以低價作招徠,首頁永遠都是食譜,鼓勵所有人在家煮食。

飲食節目長做長有,還在香港的時侯,我和媽媽都會在電視機前批評Kylie Kwong 的東西不正宗,可以她的餐廳和食譜在澳洲繼續賣個滿堂紅。

所以,電視台順勢將這風氣變成節目。對,曾經Australian Idol都曾經瘋魔萬千少女,但現在,這個節目的總決賽竟然可以將澳洲大選的電視辯論推倒。Julia Gilliard將陸克文一腳踢走這些政治大新聞,都及不上誰是這年度的MasterChef來得重要。

能進入最後24強的參賽者,都不是「低下頭」默默煮菜之輩。為求節目效果,參賽者的廚藝固然重要,但談吐舉止、會否為節目製造氣氛,能否成為不只廚師而是名人(personality)的特質。所以,他們全部都有大學學歷,當中還有21歲就考到執照的律師、IT公司老闆、工程師、實驗室研究員、甚至是重金屬搖滾樂團領班……每位都是專業人仕,走到人生中場時選擇放棄自己的專業,停薪留職一年參加這電視節目競賽。

而當中,就算已被淘汰的參賽者,也在比賽後動手搞自己的小餐館、食品香料批發等生意,一去,沒回頭。

記著,如果是如律師般要執照營業的專業,一旦改了行,需要很繁複的程序才能回到本行。中國人的那種「兩手準備」完全不適用於西方地區。

人家的停薪留職如此這般精彩,不知怎的,走到我自己停薪留職的一半,我覺得自己在虛耗自己已經所剩無幾青春。人家的一年在水銀橙下準備以後的新事業,我卻計劃了在做和這一年可能完全無關的東西。

成王敗寇,最後的生還者才可以有自己名字的食譜出版。其餘的不論是回去自己的專業,或者藉此開始了自己的飲食生意,這一年,那一年,怎樣做才值得跟自己的兒孫話當年,在於你在當下敢不敢踏出這一步去看看外邊的風景。

(待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