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和不幸,今天送一位手球隊隊員到急診室。為的,只是一張x光片。

一般平時的扭傷,但問題是完全不能負重,加上骨折病史和長期服用避孕藥習慣,標叔教過這樣的的情況,最好先照照x光。

來自德國的女生在手球比賽中扭到腳踝,我看完後覺得需要照x光檢查是否有骨折。可是,我沒有昆士蘭的物理治療師執照。就算有,晚上九時只有急診室可以去,拿著工作假期簽證,打回自己的保險公司又不肯定可不可以索償,然後硬著頭皮在私家醫院急診室,為著一張可以令自己即時心安的x光片,收費竟然要包括醫生診金、x光、租枴杖和包紮的費用,可以高達300澳元(約2100港幣)!

雖然她可以選擇明天才去看醫生照x光。說到尾最後的處理方法仍然是包紮、敷冰和使用拐杖,只是踏地和不踏地的分別。但明天看醫生的話她自己安排不到交通,教練又要上班;另一廂她的保費要先墊支才可以索償,背包客的現金又不見得多,她決定看急診與否的猶豫,完全寫在臉上。

沒有保險費支付根本是沒可能的事。想起就算如澳洲等國家可以由物理治療師直接指示病人照x光,因為保險費索償又或者公營機構的處事程序,病人仍然不時需要回到醫生處拿指示再到放射診斷部做x光和掃描。澳洲物理治療學會最近才發出聲明,指他們極力反對這種繁複的程序,和不必要的醫生診症時間。

急症室醫生見到我這個運動物理治療碩士學生,解釋也免掉。這個情況,我真的只需要一張x光和一對枴杖,然後叫女生自行到藥房配止痛藥。事情可以簡單和便宜一點嗎?法例上的容許,卻附加一個金剛圈套在頭上,緊箍咒牢牢將我們的專業判斷鎖住,那和索性不給予我們專業判斷的權利有何分別?

緊記,現在是半夜三點。有點氣忿,謹此一記;但,我會回來的!

廣告